美团智能取餐柜加盟、做智能取餐柜有前途吗?

一、智能取餐柜是什么东西?可以实现什么功能?
自此次疫情爆发后,众多外卖和快递企业纷纷开始采取“无接触式”模式,日前还有消息称,从1月30日开始美团将把“无接触配送”进一步升级为“美团智能取餐柜”,并会率先在武汉和北京两地进行试点。据悉,近日美团方面还在位于上海市长宁区江苏路上的兆丰大厦,投放了在上海的*智能取餐柜,外卖小哥与消费者可直接通过扫描二维码存取餐。但事实上类似智能柜的快递柜,早在数年前就已经在快递行业中引起不小的波澜。因此外界也观点认为,这一配送末端设施会出现在外卖行业,显然并不只是因为疫情所造成的偶然。早在2018年,快递柜就曾在网络上引发了网友的热烈讨论。当时曾有报道称,快递员未经用户许可擅自将快递放入快递点/自提柜的问题日益严重,甚*部分快递柜还擅自对用户提出收费/关注公众号才能正常使用的规则,引发了大量用户的愤慨。事实上在当年5月1日起实施的《快递暂行条例》第二十五条中,就已经明确规定,经营快递业务的企业应将快件投递到约定的收件地址、收件人,或者收件人指定的代收人,并告知收件人或代收人当面验收,收件人或代收人有权当面验收。但是在现实生活中,显然我们并没有少见网友抱怨快递员擅自将快递放入自提柜中,并且仅仅只是发来一条短信“通知”。如今快递/外卖企业出于卫生等方面的考虑,将快递柜作为临时应急措施,用户自然也能理解,但对此也有业内人士分析认为,这项“应急措施”或有一定概率将在疫情结束后成为常态,毕竟从企业的角度来看,现阶段几乎没有比快递柜更好节约成本的途径了。换而言之,如果快递企业或者外卖平台想要节省成本,那么首尾两个阶段无疑是*容易下手的,所以现如今快递服务费用便宜的诸如三通一达或百世等企业,都遵循着行业潜规则设立快递点或加入菜鸟驿站。通过让消费者自行前往快递点或菜鸟驿站取件的方式,将原本物流末端大量快递员送货上门的成本,转嫁到了消费者的身上。在看到这样的分析之后,身为万千用户之一的你,是否会觉得用户应当保持警醒,在疫情结束后集体抵制外卖快递柜的存在,以保障日后依旧能享受送货上门或送餐到家的服务?然而在实际生活中,显然还是会有相当一部分用户对于外卖/快递柜的出现表示欣喜,甚*产生依赖。同样的矛盾,显然也发生在同城配送的外卖行业中。在每年夏天我们能看到不少皮肤被晒得黝黑的外卖小哥,站在写字楼门口,顶着正当午的烈日等待玻璃门开启,走出人来签收外卖。在这样的场景中,物业规则与外卖“送货上门”的服务理念起了冲突,大家同理心无疑会让我们倾向帮助外卖小哥寻求更好的解决方案,而“取餐柜”无疑则是这一环境中相当有效的解决方案了。【“取餐柜”推广注定是场你进我退的博弈】就像前文所说,目前在一二线城市的高端写字楼商圈中,出于管理上的规定,“取餐柜”有更大概率会获得用户的接受甚*欢迎,而这些用户甚*无论外卖费用是否会发生改变,可能都更倾向于接受“取餐柜”的存在。但是在这些区域以外,平台或许就需要调整配送费的价格,来为“取餐柜”争取更多的生存空间了。不过从快递柜的实际案例来看,快递企业或许并不希望将快递点或快递柜签收,与降低快递费用直接联系起来,甚*部分快递柜早前还曾提出,如果存放时间超过24小时收取“管理费”。毕竟对于平台来说,不同的服务却维持标准更高的收费,对企业来说会产生更大的收益。所以如果外卖平台转型由快递柜“签收”,那么或许也有一定的概率提供不同服务,但却依旧保持原来的费用,以获得更多利润。届时,就要看消费者是否愿意让自己的脚重新动起来了。事实上,国内外卖市场能够在这么短时间内取得如今的成绩,很大程度上源自价格和服务上的优势,而“取餐柜”的出现,毕竟会改变外卖给用户提供服务的水准,甚*倒逼消费者降低使用外卖平台的频率。而一旦原本的高频用户变得低频,这显然并不是外卖平台所乐于见到的事情。二、智能取餐柜目前是风口吗?
在这样的情况下,我们研发出智能配餐柜,它可以实现智能保温、加热、制冷、消毒等多种功能,分散放置在不同的人口密集点,配上微xin端的网上订餐小程序,方便简单,用户直接在手機小程序上提前点好餐,生成取餐码,商家统一制作配好餐后由配送员批量配送*距离用户*近的取餐柜中,*后用户到饭点后再使用取餐码扫码取餐,这样不仅商家可以实现高效率的错峰生产,提高收益,用户也可以错过用餐高峰,节省时间,拿到的餐也不会凉了或者变味儿,*重要的是,送餐员可以提前批量送餐,提高了效率和配送过程中的安全性。 全新体验、便捷方式、错峰配餐、用户不排队、餐厅多卖钱。用户:不用在掐准时间定外卖,害怕外卖冷掉或者水果不新鲜,可以随时随地订餐,选择配送时间。也不用担心食品没有保存好而变质。学校或者公司食堂:为解决排队拥挤问题,就餐者运用手機微xin端完成预订支付后,食堂即可收到订单、进行配餐,智能取餐柜会自动发送取餐号到就餐者手機上,凭借取餐码,然后在智能取餐柜中取餐。就餐者只需要在限定的时间取餐即可,不用在食堂耗时排队等。三、做智能取餐柜有前途吗?
自此次疫情爆发后,众多外卖和快递企业纷纷开始采取“无接触式”模式,日前还有消息称,从1月30日开始美团将把“无接触配送”进一步升级为“美团智能取餐柜”,并会率先在武汉和北京两地进行试点。据悉,近日美团方面还在位于上海市长宁区江苏路上的兆丰大厦,投放了在上海的*智能取餐柜,外卖小哥与消费者可直接通过扫描二维码存取餐。但事实上类似智能柜的快递柜,早在数年前就已经在快递行业中引起不小的波澜。因此外界也观点认为,这一配送末端设施会出现在外卖行业,显然并不只是因为疫情所造成的偶然。早在2018年,快递柜就曾在网络上引发了网友的热烈讨论。当时曾有报道称,快递员未经用户许可擅自将快递放入快递点/自提柜的问题日益严重,甚*部分快递柜还擅自对用户提出收费/关注公众号才能正常使用的规则,引发了大量用户的愤慨。事实上在当年5月1日起实施的《快递暂行条例》第二十五条中,就已经明确规定,经营快递业务的企业应将快件投递到约定的收件地址、收件人,或者收件人指定的代收人,并告知收件人或代收人当面验收,收件人或代收人有权当面验收。但是在现实生活中,显然我们并没有少见网友抱怨快递员擅自将快递放入自提柜中,并且仅仅只是发来一条短信“通知”。如今快递/外卖企业出于卫生等方面的考虑,将快递柜作为临时应急措施,用户自然也能理解,但对此也有业内人士分析认为,这项“应急措施”或有一定概率将在疫情结束后成为常态,毕竟从企业的角度来看,现阶段几乎没有比快递柜更好节约成本的途径了。换而言之,如果快递企业或者外卖平台想要节省成本,那么首尾两个阶段无疑是*容易下手的,所以现如今快递服务费用便宜的诸如三通一达或百世等企业,都遵循着行业潜规则设立快递点或加入菜鸟驿站。通过让消费者自行前往快递点或菜鸟驿站取件的方式,将原本物流末端大量快递员送货上门的成本,转嫁到了消费者的身上。在看到这样的分析之后,身为万千用户之一的你,是否会觉得用户应当保持警醒,在疫情结束后集体抵制外卖快递柜的存在,以保障日后依旧能享受送货上门或送餐到家的服务?然而在实际生活中,显然还是会有相当一部分用户对于外卖/快递柜的出现表示欣喜,甚*产生依赖。同样的矛盾,显然也发生在同城配送的外卖行业中。在每年夏天我们能看到不少皮肤被晒得黝黑的外卖小哥,站在写字楼门口,顶着正当午的烈日等待玻璃门开启,走出人来签收外卖。在这样的场景中,物业规则与外卖“送货上门”的服务理念起了冲突,大家同理心无疑会让我们倾向帮助外卖小哥寻求更好的解决方案,而“取餐柜”无疑则是这一环境中相当有效的解决方案了。【“取餐柜”推广注定是场你进我退的博弈】就像前文所说,目前在一二线城市的高端写字楼商圈中,出于管理上的规定,“取餐柜”有更大概率会获得用户的接受甚*欢迎,而这些用户甚*无论外卖费用是否会发生改变,可能都更倾向于接受“取餐柜”的存在。但是在这些区域以外,平台或许就需要调整配送费的价格,来为“取餐柜”争取更多的生存空间了。不过从快递柜的实际案例来看,快递企业或许并不希望将快递点或快递柜签收,与降低快递费用直接联系起来,甚*部分快递柜早前还曾提出,如果存放时间超过24小时收取“管理费”。毕竟对于平台来说,不同的服务却维持标准更高的收费,对企业来说会产生更大的收益。所以如果外卖平台转型由快递柜“签收”,那么或许也有一定的概率提供不同服务,但却依旧保持原来的费用,以获得更多利润。届时,就要看消费者是否愿意让自己的脚重新动起来了。事实上,国内外卖市场能够在这么短时间内取得如今的成绩,很大程度上源自价格和服务上的优势,而“取餐柜”的出现,毕竟会改变外卖给用户提供服务的水准,甚*倒逼消费者降低使用外卖平台的频率。而一旦原本的高频用户变得低频,这显然并不是外卖平台所乐于见到的事情。